用戶名:  密碼:    

講西安故事 賦新人新篇

——我校榮獲2019年西安市中華經典誦讀一等獎


2019-09-17 19:09:37   來源:   撰稿:馬玉珺   攝影攝像:    ;  評論:0 點擊:

少年成才志,新人賦新篇。917日,在西安市舉辦的2019年“中國夢愛國情成才志”中華經典誦讀活動中,我校學生奚若水原創,奚若水、鄧朕文朗誦的作品《長安?不,是西安》在激烈角逐中拔得頭籌,榮獲西安市一等獎,我校獲得優秀組織獎









本次活動是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,貫徹落實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《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》,全面深入實施中華經典誦讀工程,充分發揮語言文字在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、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中的重要作用,根據省教育廳、省語委辦有關通知精神舉辦的。活動以“誦古今經典、寫華夏文明、講中國故事”為主題,歌頌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建設新中國的輝煌成就,歌頌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征程,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、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,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篇章。

我校作品《長安?不,是西安》表現了一場古長安與新西安穿越千年的對話。奚若水、鄧朕文的演繹時而細膩靈動,沁人心脾,時而慷慨激昂、震蕩人心……表演極具創意、感染力,贏得了評委老師與參賽代表隊的一致好評。











談到這次創作的初衷,作者奚若水說:“十年中國看深圳,百年中國看上海,千年中國看北京,三千年中國看西安。作為千年古都的西安,承載了中國最令人驕傲的一段歷史,承載了無數中國人關于強漢盛唐的美妙幻想。可是,在現代化的發展中,西安又如何在歷史與未來中尋找平衡點呢?我希望這個作品能讓我們西安人認真思考我們的未來。”

鄧朕文同學說,“從六月份開始籌備,到今天參加決賽,過程雖然辛苦,但這一路走來,我們收獲了掌聲與鮮花,也獲得了老師同學們的認可,我希望用我們的熱情與執著感染更多的同學,讓大家了解、喜歡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喜歡是誦讀,這便是我們的初心。”



附:《長安?不,是西安》

女:(單手撐臉做沉睡狀)我怎么睡著了?我叫長安,長治久安的長安。我沉睡了多久?連我自己都算不過來了,不過,我好像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。夢里,我乘著劉邦吟詠過的大風,撫過始皇帝折過的那株灞橋柳,吹干玄武門的鮮血,揚起馬嵬坡的塵埃,玄奘法師的雁塔下又有新的書生舉子揮毫留下新的詩行;李白的月光下依然有人效仿他以劍光下酒邀月對酌。(環視)這是哪兒?是我的長安嗎?可,它怎么好像變了呢?變得,我已經認不出了。(笑)不過,這城墻,好像還是沒有變呢。仍和當年一樣,帶笑看天下人來往如麻,冷眼觀十三朝榮辱興衰。千官望長安,萬國拜含元,多少人的長安夢,就從踏入這城墻開始?(男嘆氣)(對男)你是何人?

男:我?我叫西安,西北安定的西安,或者說,千年后的你。這城墻,是你的驕傲,見證你的滄桑,可,也是我的圍墻。它的一磚一瓦壘進西北風、壘進四時雨、壘進秦時明月、漢時陽關、壘進唐詩宋詞、壘進元明霜雪、壘進烽火硝煙,把八百里秦川所有的盛世繁華通通壘了進去。把你壘成了天下之脊、中原之龍首,亦把我,呵,壘成了一個安樂窩,壘在了你的光環下,無力掙脫。

女:無力掙脫?太史公有云,關中,左崤函,右隴蜀,沃野千里,南有巴蜀之饒,北有胡宛之利,阻三面而守,獨以一面東制諸侯;諸侯安定,河、漕挽天下,西給京師;諸侯有變,順流而下,足以委輸。此所謂金城千里,天府之國也。如此人杰地靈之地,我還未曾怪你將我天下之脊變成西北廢都,怎么,你倒先怪起我成了你的枷鎖?

男:沒錯,在許多人心中我只是個失勢的廢都罷了。每年有無數人來西安,尋詩也好,尋夢也罷,都不過是為了他們心中那個長安罷了,這里的人也早已習慣了,習慣了在迷醉或酣睡中做一場又一場大唐的夢。你當然不會知道,我面對著的是怎樣的評價。

“這建筑哪里像當年大唐盛世的長安了?還不如人家日本保存得好呢。”

“長安多有詩意啊,西安這名字只能讓人想起涼皮肉夾饃。”

“嘖嘖,果然就只是廢都而已啊。”

男:夠了!夠了!長安,長安,你長安極盛又盛了多久?從盛世到式微,不過數十年,一個人大半生的時光而已!安史之亂,黃巢起義,爭城池而食人肉,所到之處白骨成山!世人只知漢唐長安,不,只知盛世長安。若真的遂了他們的心愿重回大唐,恐怕也只是石壕吏賣炭翁,無定河邊具具枯骨罷了!庶民的悲哀怎么無人憶起呢?

女: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歷史就是如此,你經歷戰亂時難道百姓就能安居樂業?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哪座城市沒有過戰亂?又有哪座城像你一樣幸運曾有過這樣的輝煌?

男:幸運?若你的百姓都只是躺在你的樹蔭下,幻想著只需改個名字就能恢復當年的榮光,你將如何面對?若你空為西北重鎮,卻在自負中錯失無數發展良機,親眼看著身邊的城市一個個崛起,你又怎能不急迫?若你成為國家中心城市,卻在人們的記憶中單薄得只剩下古都,你又怎會不恐慌若沒了這些歷史應該如何自處?

女:原來,我竟真的如此沉重嗎……西安,新的時代應該有新的領路人,我想,我可以放心地把這座城交給你了。我也該走了。(女側身 向前走幾步)

男:你去哪兒?

女:我本就生于草野,最后也仍歸于草野便是。

男:那,你還會回來嗎?

女:長安或許不會了,但盛世一定會再度歸來的。以后的人們,懷念的可就不是大唐盛世了,就是大西安時代了。

男:不,我們永遠不懷念過去,我們永遠,只心向未來!

(環視)這是哪兒?長安嗎?(合)不,是西安。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盛世華誕,綻放“最美的我們”
下一篇:開展名校+工程培訓 推進教師隊伍建設

分享到: 收藏